寄梦书

都是瞎写。

let it go

*不管是哪个时间轴的你都要生日快乐。
*私设有



叶修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自称是刚上小学的孩子一口咬下堪比有笔记本电脑那么大的巨型动物波板糖时咽了一口口水,别误会,他没必要跟一个小孩抢糖,实在是因为那小孩吃糖时瞪他的眼神仿佛口中咬住的是叶修的脑袋。这么小内心就这样黑暗不好啊,叶修摇摇头想。

他陪着这个小孩逛游乐场绝非偶然更绝非公益活动,想把叶修从电脑前拉开要么是睡觉要么就是……他大学室友方锐如此评价时还故意卖了个关子,一旁林敬言猜道是不是吃饭,方锐他翻了个白眼,冷酷地说,错,是另一台电脑。

叶母用今后电脑随意由他支配包括买新的装备在内与他交换照看同事小孩一天时,叶修打游戏的心第一次产生动摇,他想,一个有原则的人就是不因被利益所诱惑,于是他愉快地和自己母亲握手同意交换,刻意忽略了他亲妈略有深意的微笑。就tm糊弄人的圣母微笑,叶修后来回想时十分悲痛,亲妈毒手终究还是会伸向亲儿子,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

叶修接过当天活动资金时问那小孩在哪时猛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怎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罪恶交易感。叶母指指叶修身边,他低头才惊觉身边早站着一个专心玩psp的小孩。得,打个招呼呗。

“嘿,你好啊,你叫什么?”他瞅这小孩脸上肉嘟嘟的下意识伸手戳了戳。他倒是做好了被人用手打的准备,可他没有做好会被这小孩子咬一口的准备。

“我去。”

小孩子抬眼看了他之后表示对这反应很满意。

“我叫黄少天,yellow那个你懂吗?我猜你应该会英文。少的话是多少的少,天是天空的天。”

多少的少,叶修甩甩手不知道从哪吐槽起比较好,母亲在一边只得好好和小朋友讲话。

“成,黄少爷,我们出发?”他作势要去牵黄少天的手。但小朋友不给他这个面子,把手迅速放到衣袋里。

“我叫黄少天好吗你才叫黄少爷,这么大了你妈妈没教你怎么说人名字吗?”小朋友盯着他做出自认为很生气的表情,可在叶修看来这完全没用这整个一卖萌。肯定得顺着小孩子的意思来啊,但他也不忘逗逗小孩子,坏心思地把人连衣帽给扯起戴在了小朋友脑袋上,他对着那双气鼓鼓的眼睛笑着说。

“好,好,天哥,我们走呗。我带钱,你带我,成不?”

——大概是tbc我不知道还没有后续……。

刷卡上车

*不要被标题蒙蔽【


有生之年我第一次在公交站犯起了愁,继我前几个星期搭公交刷卡时的“滴,饿了卡”“滴,犯困卡”“滴,逃课卡”等等之后,如今我在七月底的大太阳下犯愁,如果可以刷卡,那我现在肯定是尴尬卡。我开始诅咒这遭天谴的公交车干嘛安装这样一个如此人工智能的刷卡机,搞得我现在上个车都难。

我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上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柏油路被太阳烤得发出了略带刺鼻的气味,路边树上蝉鸣不停甚至还与马路上的鸣笛声来了个合奏。
我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问候维鲁特在哪享受冷气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我昨天把他饭卡掰断的事叫个车过来接接我,毕竟我现在身上最值钱的东西除了公交卡以外就是我装满资料的书包,或许我还能问问开车的哥们接不接受公交卡支付。

结果我还是没能把电话打出去,太阳太毒差点闪瞎我的眼正好这时千年等一回的公交到了站。上就上吧我索性开始自暴自弃地想今天又会是个什么卡,谁知道我一只脚已经踏了上去就听见一长串急促的鸣笛声,感谢我的好奇心让我探头过去看,我靠青天在上受我一拜,这不就是维鲁特那辆骚包的路虎吗我简直想大喊一句大佬娶我吧。这时后面有人把我一扯推了下去,我抬眼一看,哎呦喂这不是那个谁吗,可惜这个名字在我脑子里兜兜转转还是没能出来,只见那位白了我一眼然后刷卡。

“滴,辣眼睛卡。”

世界安静了。

————
*……一开始标题打成刷车上卡看来我是病了【